唐玄宗和潞州郝家 – 山西新闻网
明《潞州志》载:“唐,郝洽,字元津,潞州西火村人。唐玄宗为潞州别驾时,曾猎于其地。元津参见,与语奇之,因造其第,见伊女修整,遂纳之。后继位,授以官,不拜就。以处士清名加之,赐田奉养,以终其身。”(清《长治县志》也有相关记载)文虽简略,却内在丰厚。我作为土生土长的长治市上党区西火镇西火村人,对唐玄宗与潞州郝家故人从前的往事早有耳闻。  唐中宗景龙元年(707)四月,李隆基以大唐临淄王的身份到潞州(治地点今山西长治市)兼任潞州别驾(官名,为州刺史的佐吏)。景龙四年(710)三月卸职回长安(亦有景龙三年十月卸职之说,笔者以史志记载为准),在潞州治政近三年。  李隆基(685~762),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之孙,唐睿宗第三子(人称李三郎)。据《李隆基发迹潞州》记叙:“有德政、善僚属、礼士大夫、爱大众”。他视潞州为第二故土,视大众为父老乡亲,颇施德政善举,任职期间潞州一带五谷比年丰稔,百业繁荣兴旺,大众休养生息,社会安定调和,受到了人们的拥护和夸奖。别驾潞州成为他发挥政治才调、完成人生志向的重要起点。  古镇西火,地处潞州上党、壶关与泽州陵川、高平四县接壤的上党盆地南沿。镇上商贾聚集,大街富贵,是方圆二十里乡民购货赶集的热烈之地。一日,李隆基一行游猎后在镇上探问当地名士,正遇郝洽,知悉李隆基为潞州别驾,行礼参见,继而扳话,以其广博的学问给李隆基留下深刻印象,被视为不是一般的人,《长治县志》载:“郝洽幸遇,与李隆基攀谈投机。郝洽引经据典,广博熟练,李隆基甚奇之。”郝洽,字元津,潞州西火村人。自幼好学,精儒通经,才学过人。第一次往来互相互有好感,李隆基尔后常常西火山上游猎。史载“名游猎,实招贤,常与郝洽说经论话”。李隆基每到郝家都被奉为上宾款待。论题从管理朝政到安邦定国,从天文地理到风俗风俗,相谈甚欢。其间,郝洽常唤女儿展现才艺。郝女学养有素,雍容大方,格调高雅,姿容端丽,秀外慧中,李隆基甚为沉迷,史载“垂恋郝洽之女”。郝洽代女暗表心意,李隆基自是欢欣。择日张灯结彩,与郝女喜结良缘。  景龙四年(710)三月,一纸敕书将李隆基召回长安。他仓促卸职别驾,离别郝女,脱离潞州赶赴京城,一走竟是13年。此期间,朝廷多生变故。景云年间,李隆基被立为太子。延和元年(712)九月,唐睿宗李旦禅让太子李隆基,即唐玄宗(史称唐明皇),次年改年号为“开元”。其中有两位紧随李隆基的潞州将士功不可没,一位是征伐韦后及其翅膀冲杀在前的李宜德;一位是平叛太平公主图谋暴乱中立下大功的王毛仲。李隆基登上皇位后不负众望,清除积弊,选贤任能,励精图治,创始了政治清明、社会安定、民富国强的“开元盛世”。  潞州西火的郝洽之女,本该随李隆基上位九五之尊,夫贵妇荣,安享爱崇,却不幸于景云元年(710)八月,因生育难产撒手人寰。凶讯传到长安城,时为皇太子的李隆基哀痛不已,因父皇登基不久需求辅佐,诸事缠身,只好派人送去丧葬钱物和安慰信函,催促潞州刺史在西火选一块风水宝地,为郝女修墓、建庙、塑金身,依照皇家礼仪安葬,并派专人住庙看墓。延和元年(712)李隆基登上皇位后,郝女之墓便被当地人称为“皇娘墓”,此称号连续至今。  开元元年(713),李隆基爱才如命,招贤纳士,天然想到郝洽,欲召其封为高官,一则安慰他失女之痛,二则请其入宫辅佐朝政。郝洽婉拒了皇上的赐封,告辞回乡颐养天年。唐玄宗李隆基无法,“后以大唐处士清名加封,赐田奉养,以终其身。”一国之君的李隆基有此做法,也算难得了。  李隆基对发迹之地潞州情有独钟,记忆犹新。开元十一年(723)阴历正月,李隆基带领大队人马经东都洛阳(其出世之地)直奔太行山,重临潞州城,大摆筵席“宴父老”。并将当年所住新居改为“飞龙宫”,让大臣张说写了一篇《上党旧宫述圣颂》,树碑勒石;让大臣张九龄写了一篇《圣应图赞》,革除潞州5年的租税,赦免了“大辟”(即死刑)以下的一切罪犯。开元十二年(724),李隆基东游泰山回程途中再绕道潞州,体察民情,慰劳疾苦,再次恩赐“父老”。开元二十年(732年),李隆基又一次来到潞州,对老年人遍及“赐粟帛”,让现已征募、行将开拔的战士归里,另从别处搜集,并再次革除潞州3年的租税。  唐玄宗李隆基从前三次驾临潞州,让当地官民切身感受到了皇上的隆恩旷典。潞州官员感念皇上的恩德,对李隆基住过的“飞龙宫”等处严加维护,修葺保养,还派人补葺照顾距城南60里的西火“皇娘墓”,使其代代连续。李隆基驾临潞州时特意组织潞州官员照顾郝洽养老送终事宜,史志记载“有碑题曰‘大唐处士郝公之碣’”便是对郝洽善后安顿的例子。  据西火村76岁的退休教师郭平锁叙述,“皇娘墓”原址地处西火东岳庙东北处的一块高地之上,也算是当地的一处小“龙脉”。“皇娘墓”高约2米,直径约6米,墓室、石碑、雕像俨然,墓周围松柏盘绕,桃杏映衬。“皇娘墓”东侧还建有一座古刹,坐北朝南,红漆大门,木质垂花门楼。正殿面阔三间,进深四楹,内塑一尊李祖神像,东西配殿各两间,别离有奶奶和郝氏娘娘塑像;南大殿三间,内塑十八罗汉。整个皇娘庙雕梁画栋,琉璃瓦脊,布局严整,环境幽雅。  郝洽逝世后,葬于西火村南的鸡鸣山上。清《长治县志》对“大唐处士郝公之碣”碑铭的记叙为:“碑铭对偶,因年久脱落,读不成句。”即说,在清代发现这块石碑时已无法阅看内容,可见其年代久远。  白云苍狗,星移斗转,1300多年过去了。“皇娘墓”虽然在后来的各个朝代曾有修理,但毕竟抵不过经年累月的风雨腐蚀,早已萧索凋谢。听西火村苏海富白叟讲,在1950年代初,缑憨则(已故)是最终一位看护“皇娘墓”的人,他逝世不久,古刹塑像全部被毁,石碑等物件不知所踪,古刹也被拆成废墟。1970年代初,西火村乡民从前挖出过蟾和铜镜两件锈迹斑斑的古物。相传,这两件古物为唐玄宗李隆基最初赠予郝氏娘娘的心爱之物,在其亡故后也就成了陪葬品。后在盗墓走私犯转手倒卖进程中被海关截获,由首都博物馆保藏。据悉,此“蟾”确为国宝,男女一对,之前一个已在首都博物馆保藏,“宝蟾成双”终有好的归属。葛良笔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